回服務資訊公告

行有餘力的臺美光 讓老師專心辦學、學生專心學習

2015-09-18• 輔仁傳情


【資金室李依若採訪報導】高中畢業前夕,具備國立大學資優保送資格的臺美光學姐,受到輔大全英教學、鼓勵學生跳脫填鴨式框架、做自己的主人等三大優點吸引,毅然決然選擇了校風自由、開放的輔大為志願;進入輔大英語系後,果然感受到顛覆傳統教學的衝擊,「為什麼要相信妳被教導的東西?妳難道沒有自己獨立思考的能力嗎?」對當時的臺美光來說,問題都有標準化答案的日子已被推翻,就從「思考何謂獨立思考的能力」開始。
 
臺美光回憶系上劉紀雯老師(Kate Chiwen  Liu)曾在課堂上討論某位歷史人物是否為英雄,照國高中時教育的定義,他符合傳統不容質疑的英雄類型,然而劉老師不停地針對既有概念提出挑戰:「時勢造英雄,所謂英雄的本質跟定義究竟是什麼?」臺美光曾經在劉老師窮追猛打的質問中,脫口而出:「反正這就是『定義』!」卻遭到反駁,「如果妳不願意再追根究底下去,對知識的追求也就到此為止。」想到當時,臺美光忍不住哈哈大笑:「我還在想,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呢!」原來除了一般課程內容以外,輔大英語系教師們身體力行於各種機會,做為傳達理念的平台,包含——沒有標準答案、獨立思考的能力、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老師們在任何時候—小至演講、大至課程—都致力於培養學生獨立思考、做自己的主人,並且鼓勵學生勇於表達、勇於批判、勇於挑戰!」臺美光回憶著大學生涯,彷彿昨日般歷歷在目。
 
某次臺美光不幸遇到車禍,深怕因錯過重要考試影響該科成績,與劉老師報告時,沒想到老師反問她:「那妳覺得我們應該要怎麼辦?」臺美光語氣一頓,接著敘述,「我愣了一下,表示自己不是故意要缺考,詢問老師能不能讓我補考、並不讓我的分數打折?」劉老師以「如果妳是這樣想,那我們就這樣做!」回應,臺美光肯定地表示,「老師的問題非常好,妳是自己的主人,無法參與考試的人也是妳,本來就得自己想出解決的辦法,而不是倚靠別人!」考試是其次,重點是老師教會了我們,如何做自己的主人、為自己負責。
 
然而過度重視自我的教育方式,也有可能教育出本位主義過重的學生,此時英語系重視團隊合作的效果就顯現出來了——比如團體報告、共同執行一個專案;在這些過程中,「我們學著如何同時彰顯各人特色之餘、仍能兼顧團隊的和諧。」英語系教會了臺美光如何與同儕合作,出社會之後,應證這段求學過程奠定了她在職場上,除了勇於表達個人優勢、更能與同仁團隊合作,「所謂的領導能力,並不是來自於頭銜,而是如何能夠導引整個團隊,達到目的。」
 
臺美光對求學期間英語系曾在萬聖節舉行角色扮演遊行印象非常深刻,「⋯我穿著睡衣、臉上畫著貓女的妝、頭頂著綠色的假髮,和同樣身著奇裝異服的同學們繞校園一周!」當時擔任系學會副會長的臺美光,回憶邀請一同參與遊行成員,甚至還有些老師扮成流浪漢造型,笑得像個小女孩,「系學會辦理很多活動,主要為了學弟妹與學長姐、師長之間更緊密地交流,」由此可見,英語系老師與學生之間的情誼非常深厚,「老師們從不批評我們做的事情,甚至鼓勵與支持我們多方從事課外活動!」每回受系上邀請分享經驗的臺美光,都希望學弟妹們「好好享受學生時期,老師無私關懷與傳授知識的機會,與老師的互動是全然地信任,而老師也通常將學生視為第一優先;不只師生,還有夥伴、同學彼此之間緊密的連結,這種彼此無條件信賴的關係,在人生旅途中,實在是可遇不可求。」
 
提到畢業後持續回饋母校的行為,起緣於某屆英語系畢業公演,臺美光透過老師得知募款金額不足,決定盡一份力,「讀書時家裡為了訓練孩子獨立自主,我常常到處打工、兼家教,因此很能體恤學生籌募資金的困難。」沒想到這一伸出援手,「便養成了習慣!」臺美光笑道,尤其在擔任系友會會長之後,更是致力於替英語系募款,「募款是一種手段、也是一種目的,主要是希望系友之間可以有更多機會接觸與瞭解,以促進系上的發展。」爾後臺美光每年固定捐款兩次,讓老師專心辦學、學生專心學習,而行有餘力能夠出錢出力的系友,則專心讓老師與學生無後顧之憂。

附件下載